欢迎来到澳门银河娱乐官网    
  • 网站旧版 登录  |  注册 收藏本站
月色
发布时间: 2017-11-10 15:28:40     作者:葛东兴      来源:山西焦煤网      点击次数:

月色洒满大地,空灵、飘逸,像一场梦、缥缈、昏黄,如旧时光。

没有人注意月亮,只记得午间白亮的阳光在枝头晃荡;只记得夕阳西坠时,天边布满晚霞,火焰一般,像谁捧出的一颗心,像谁打翻的满地胭脂。

要等到吃过晚饭后,一个人走在小院里,或者在一条巷子里,要么是在空荡荡的村口,一次不经意地抬头才看到月亮。一弯,或是一轮,幽幽寂寂挂在天上,浅浅盈盈地照着,无比安详。一瞬间,觉得周身都笼罩在了月光里,又好像是身体放射出了光辉,清清浅浅。

村庄静默、夜空静默,连心头也静下来了,好像时光忽然停止,如入了无人之境。只有此刻,好像此刻便是永久。

月亮柔柔地挂在天上,是一瓣荷,或一朵莲,静谧,端庄,闪耀着圣洁的光。天上散着星星,远远近近,都不与她的浅淡争辉。远远地望她,看得久了,多了,就觉得她是亲密的玩伴,走到哪儿就跟到哪,不用害怕丢掉。

她时而躲进云彩,惹人去找,时而挂在树梢,等人攀上树枝去摘,有时跃上天顶,看着你微笑,有时站在山巅,与你远远地作别。

月色浓浓淡淡,心底忽而浮起幽思,起起落落。

有时,在夜半,从梦中醒来,窗外一片明净。侧过脑袋去看,看到月亮,端端静静地照着。她安然在交错的树枝后,那些月光从缝隙间漏下来,落在窗台,落进屋里,在墙壁上摇曳树影,向人低诉着一份宁静的心事。

有时,在山坡上,头顶无遮无挡,明月当空,泻下万千顷柔亮的光芒。远山横着身影,自在怀想千年来的往事。晚风吹过,拂过麦田,把烟袋里升起的烟轻轻吹散。村庄里有依稀的灯火,在目光里明灭。那些弯弯曲曲的小路,寂静着,蜿蜒成母亲的呼唤。

有时,在田间,月光一瓣瓣撒落在淙淙的水上,发出汩汩闪亮的声音,又奔向每一棵禾苗。它们在眼前闪耀,好像头顶闪烁的星斗都一一落到了水中,碰撞出悦耳的笑声。在这四下无人的夜,月光是最温柔的陪伴。

有时,在冬夜,落了一场雪,又升起一轮月,静雪莹白,月光皎洁,世界仿佛藏到了水晶里。那时,天上人间已难分辨,好像一抬脚就可迈进月宫。今夕何夕,此世何世,所有的悲喜都在这梦幻般的月色中消失不见了。

离开故乡后,故乡的一切都远在了身后,父母、兄弟、同窗、山坡、田野、草木、小院、老屋、牛马,再想见只是在梦里了。

可是那一片月光还在。

在难眠的夜里,望向窗外,便见她柔柔静静拂过窗台,以温暖掌心,抚慰你的滚烫思念与绵绵乡愁。好像专程从千里之外赶来,驱散人心头的一份孤独。那时,顺着月光攀沿而上,便看到月的温柔面庞,一时倍觉亲切,那些场景与过往,也都一一闪亮于眼前了。

而这月光原来一直都在身边陪伴。千里万里,走不出那一片月色。

只有在城市的霓虹中,月色才被璀璨的灯火吞没。月亮,原来是乡间的温馨灯盏,她高悬夜空,照彻千门万户的烟火,照亮夜行人的路。而此时,她不如头顶的一束灯花明亮、绚丽。她掩藏在高楼之后,孤独寂寥,无人挂怀。在车水马龙的匆忙中,人们低头奔忙,忘记了仰望。

月色里那些动人心魄的场景,那些如梦似幻的过往,尽被揉碎在朝朝暮暮的生活里,没了踪影。

大概要重归田园,漫步在朦胧的路上,才又想起那一片迷人月色。或者,在某一个寻常的夜晚,突然想起生命里的哪一个人,莫名走到窗前,遍寻不见,一抬头,恰看到明月依依,心头一动,好像又看到远别的她,含着笑意,默默不语。那时,月光如水,所有的日子都一一浮现,而所有的念想都陷入了旧时月色里。

(作者单位:汾西矿业贺西矿)


责任编辑:刘婧

澳门银河娱乐 版权所有